揉碎一张月亮,浸泡满牛乳吧。再撒上椰蓉,软糖,还有灿烂的星光。
————————————————
头像是铼铼画的,铼铼超可爱的

【龙族/泽非泽】新年

六一儿童节快乐!虽然写的是新年贺。
ooc有。私设有。骨科有。
老夫老妻模式?
强烈建议在夜间空调房里阅读。

*
  路明非呼口气,总算能把满满的食材放在走廊,迫切地把门关上了。呼啸的冷风在被关上门的那刻变得尖锐,他不禁边埋怨着路鸣泽早上晒衣服的时候又没关好阳台的玻璃门,边把他赶去先洗澡。

  路鸣泽摘了围巾搭在沙发上,反而是先去逗他的猫。路明非倒也没介意,脱掉大衣挽起袖子,手因为提着重物且饱受寒冷而发红,指甲也泛着灰紫色,相比之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显得格外惹眼。他把水温直接开到最大档的热水,当感觉到温烫感抚慰自己的手时不禁长叹出声。

  这老旧的楼里设备也不好,热水器要好一会儿才能把水给烧热乎了,如果家里同时还有人在洗澡,就会嗡的一声水流骤小,温度直接冷得彻骨。

  兄弟俩没买浴霸,更宁愿把钱砸在电脑配置上。事实上他们也这么做了,并且压根没留回转的余地。相比之下,夏天倒是好商量得多,不是在家吹空调,就在楼下杂货店买批发冰棍。一人叼一根沿着常春藤蔓延的方向踱回家,塑胶拖鞋啪嗒啪嗒地打着脚后跟,青翠缀着这发黄斑驳的墙皮与橘黄色的日光,懒洋洋得只要给一个冰激凌就可以打发过去。

  路明非从厨房探出脑袋又一次催路鸣泽赶紧去洗澡,路鸣泽抱着俩猫齐齐扭头看向他,那两只胖猫则抖抖耳朵继续钻回怀抱里咬路鸣泽的毛线衣去了,然后被路明非提溜出来塞进小窝里。

  “我处理食材很快的,小魔鬼你赶紧。别洗衣服阿。”

  “好的长官。”路鸣泽乐呵地伸手探向路明非的脖子,然后被路明非熟练地一把拍了回去。

  说是很快,但路鸣泽洗完澡出来见路明非还在厨房洗生菜,边上的锅已经在安分地熬着汤底。路鸣泽来回看了几眼,顿时放弃了去吹干头发的打算,把袋子里回家路上吃剩的关东煮拿出来,搁微波炉里加热完凑人边上吃边喂路明非肉丸子好把他的嘴堵上。当路鸣泽把最后一块牛肉塞进路明非嘴里了,路明非也不再试图劝人去吹头发,匆匆再过一遍水就洗净手把路鸣泽推回了房间,直接去拿吹风机自己来。期间还停了停喝上几口味增汤,小腹温暖得让人满足,被勾起的馋欲也略微消散了。

  大年三十的商铺关门很早,好在路鸣泽提前去买好了菜。兄弟俩拎着袋子在街边讨论了一会儿便毅然放弃回家先吃点零食的打算,拐去便利店烫肉串吃得不亦乐乎,差点就把这当成年夜饭,店老板则伫柜台后百般嫌弃地等待着。

  “够啦……你快去洗,剩下的我自己来。”路鸣泽摸摸头发见发根干了,把毛巾一挂路明非手臂上就将人推去浴室,自己边把被路明非揉乱的头发捋顺边起身去煮调味料。两人一到家里吃食口味就综合起来了,麻辣的清淡的就算能都往餐桌放也不能都往胃里塞,后来双方统一了餐桌细则,上到食材下到佐料,并且严正交涉过荤素搭配比例,最后才达到如今和谐的平衡,并且保持着对新事物的冲劲——详见日程簿上计划在某家店吃的芝士火锅。

  番茄浸在酱油的浓郁里透出几分清甜的香味,催人食欲的鲜香萦绕不息。路鸣泽摘好紫苏洗净了添进小锅里,慢悠悠揭盖捞起另一边的水煮鸡胸肉搁进猫碗。处理完了才回过身熄火掂起锅,把煮好的酱汁倒一部分进了蘸酱用的小碗中。棉拖鞋的胶底拖沓在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路明非走过来拿起方才吃关东煮的竹签子捞起点香菜试试味,看着路鸣泽征询的目光也喂给他一些,各自表两句意见后便拈起点米椒洒下去,随即满意地相视而笑。

  路鸣泽把碗递给了对方,顺手给锅盖好盖子,“你去看看汤,我喂猫。”

  “可别光顾着逗猫,我不会给你留肉的。”

  “你就这么对待你还要长身体的弟弟?”

  “你还试图长身体?青菜都不给你留下。”路明非嘲笑一声,转去把汤小心翼翼倒进了电火锅里,咽口唾沫把底部的汤料也一起舀下来了,先给盛好两碗就开始一股脑地倒油果豆腐皮牛肉丸子羊肉片,差点还忘了插电源。

  路明非趁着空当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叼着筷子加滤镜加贴图加配字,然后考虑到芬格尔来上门蹭吃蹭喝的可能性,悻悻然撤掉改换上路鸣泽背对自己忙着下厨的照片,发在了朋友圈,却没什么人点赞。

  诺诺倘若不是和苏茜在一起,大概是和老大在世界哪个旮瘩放烟花庆祝庆祝中国年。师兄呢?师兄肯定回家去陪着他妈妈过春节了。叔叔婶婶那边我也打过招呼,看起来压根不缺我,恐怕还乐得免红包……

  *小魔鬼 给你点了个赞。
  *[特别关心]小魔鬼 有新动态。
  *小魔鬼:[图片]偷拍哥哥玩手机[emoji]

  路明非沉默地抬头看了看躲墙后笑着看自己的路鸣泽,手指敲几下把小魔鬼的昵称改成了小蘑菇,一搁手机迅速抄起筷子把肉片扫荡进自己碗里。

  热气翻腾上天花板,吃得两人都冒了热汗。刚夹出的牛肉丸上流淌下温辣的酱汁,匆匆吹两下就咬上一口,不等咀嚼就连忙吮掉丸子里的汤,才烫着舌尖就咽了下去,再来一口冰啤,无疑真是冬季绝妙的享受。

  路鸣泽夹走最后一条饱浸鸡汤的牛骨髓,吃完了才想起今晚根本没吃得上主食,为难地看着锅里漂浮的菜叶思考能有什么可以替代米饭,“要不我们涮点饺子?”

  “……你还可以在啤酒里兑白葡萄酒。”

  “如果你说的是干红,那我还能考虑一下。”

  “小屁孩就别这么讲究了,”路明非把剩下的青菜都强行夹进了路鸣泽的碗里头,“我记得我们还有点粉丝。给你吃就够了,我可是特别饱……”路明非顿了顿,嘟囔说路鸣泽你再挑食能长身体才有鬼,盯着人吃青菜时的一脸苦相找乐子。

  路鸣泽嚼着菜叶一脸食之无味弃之万岁,抬起左手打量几眼自己的指环,“也不想想我真是小屁孩的话,你得判上几年……这倒好,我已经不想烫粉丝了。”

  “那就去洗碗。”路明非笑着回答,磨蹭够了起身去阳台把衣服都收回来,总算能把阳台门正式地紧紧关上。将衣服抱进卧室也不打算叠一下就堆上了床,去客厅窝进沙发里头打开了电视,路鸣泽吃饱了也跟着换阵地拎条毛毯来挨人边上。

  毯子挑的毛料很软,盖起来暖呼呼的,隐约还有白日趁阳光好晒过一会儿的气味。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并不怎么能吸引人,两人听某知名女歌手唱了不到十五秒就没了多大兴趣,还不如茶几上的腰果罐子。路鸣泽靠在路明非的肩膀上摸出手机翻日程表,和路明非聊着放假时长,拜年对象,话费余额,还有下一顿饭打算吃什么。

  冬日晚饭后慵懒又暖和的时光是很难消磨的,路明非有点昏昏欲睡了,但还是拿手机打游戏来提起精神。路鸣泽趴他手边不时给点提议,但根本都没什么用——他们的进攻风格都不一样,虽然路鸣泽对路明非熟悉到可以猜着他大部分想法。

  “重死了,走走走。想玩你就拿手机来和我组队阿?”路明非趁着复活的空当腾出手抵着路鸣泽的脑门把他推远了,路鸣泽顺力哎呀呀地倒过一边,见路明非看也不看一眼,手一捞就把毯子全给自己盖上,“不想玩手机。”

  “别闹,毯子毯子……!我的腿贼冷!”

  “不,你陪我玩。”

  “玩什么玩,你关窗户了没有?等会儿楼下有人放炮仗,家里就都会是烟!”

  路鸣泽抬头看着花花绿绿的电视屏幕,想了想还是匀过去一点毯子,自个儿缩了缩裹紧些,“一出门就关上了。哎哥哥,你想不想放烟花?”

  “想阿……可是家里那么暖我不想动。”路明非刚回答完便跟着眉头一皱,抬头看一眼钟确定时间。同时暗自把脚探出棉拖鞋里,夹着毯子的边角硬是再拉过来一些,“小魔鬼你该不会要套路我吧,比如说等会儿带我去天台放烟花,然后零点的时候远处也跟着放,写的是什么Happy New Year Ricardo M Lu?”

  “想太多啦哥哥,你当初不也用过这招,然后没成功……”路鸣泽懒洋洋地挪动位置好找个舒服的姿势睡沙发上,“不过我倒是有个提议。来。”

  路明非含糊应了声,多敲打会儿屏幕才把手机放边上了,摁摁眼角回头看他,“说?”

  路鸣泽半眯着眼睛和他对视了会儿,拉过路明非的手腕亲在指节,随即继续拉着人示意往自己身上靠。路明非约莫了然了,俯身去把人环在身下。那时候倒计时才恰恰开始。

  “比如,要不要吻到明年?”路鸣泽说出了路明非心里同样所想的话,在对方目光里得到应允后凑过去沾上他的唇,焰火淹没了唇齿间模糊不清的爱意。


  “其实我写的祝词是Happy New Year,My Love。”

  路明非抬起头,看向阳台外远处绽放的斑斓花束,垂眸与路鸣泽对视间眼睛里还留着灿烂的光色和笑意。

  “我知道,所以我调了一条定时短信,说‘在家也能看到的客户体验果真不错,也祝你新年快乐’。”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149 )

© AMochar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