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charley

螺旋的泡芙。
头像是铼铼画的!(๑•̀ㅂ•́)و✧

【龙族】我们和他们2

早上边吃早餐边打来消磨时间等上课的。困怏怏。
——————————————
  感谢大家的关注!那我今天也继续写一点吧!稍微写点轻松的东西好了,就单扒一下路鸣泽。毕竟我暂时还懒得再怒喂狗粮。(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不知道会不会是传到大哥哥那里了,昨天和他玩的时候给了我一大罐零食在房间里,还让我们不要告诉小哥哥。尽管路鸣泽以前也叮嘱过不要吃太多零食以免蛀牙了……或者是出于别的原因?
  算了,零食这话题挺不错的。我记得以前在路鸣泽的书房里找滚进去的玻璃球,碰巧书桌柜子还没来得及锁,我无意间扳了一下就打开了。你猜怎么着?里面居然都是大包小包的零食……!零食阿零食!
  当时我满脑子都在想不收封口费真是天理难容没想到你平时自己关着书房门是好独享有书读有零食吃有沙发躺的安静天地。或者,在这儿舒舒服服撸猫。猫爬架之类的东西都在这里。
  当时我还偷偷摸摸把各个抽屉都拉开过,除了装文具和笔记本的,有一个特别的抽屉没锁,放着一盒大白兔奶糖,一颗橘子糖和一张牛轧糖的糖纸。
  讲道理,这个路鸣泽偏好的是柠檬糖,而且还是带咸味的那一种。或许这些是别人送的吧。
  我?我私底下更喜欢绿茶糖啦,而且抹茶味的东西都很棒。哥哥喜欢草莓味的,以前刚认了识不久,我说如果你每天都给我一颗草莓糖,我就叫你哥哥。
  我一直觉得哥哥每天嘴里都会带着草莓的味道。他真的很喜欢。
  说到底我还是低估了路鸣泽。一般书房经常是属于他的,或者说是属于他和猫的,总之我不怎么进来这里。我也没法形容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书,但是后来有一次抽出一本厚厚的童话的时候,我在书页间闻到了隐约的雪茄味。好家伙,他甚至从来没让我知道他吸烟,我也不懂路明非知不知道。我又暗搓搓坚定了要敲诈的决心。
  什么?有人觉得我太狡猾?拜托,我是路鸣泽阿。不奸诈一点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字,而且以后我还要养哥哥呢。
  不过我还是没做这件事,无理由的。而且要真敲诈了……我还会写在这里嘛?
  说完比较炸裂性的以上两点,以下就是比较琐碎无聊的内容了。在抽屉的钢笔正对上方暗匣藏着一把三棱军刺,尽管保养很好,但看手柄也知道用了很久;日记本下边还有一个白铁盒子,里面是凋零干枯的花,我从来没见过的花;盒子与抽屉最里侧那一面间夹着年代久远的不认识的证件;还有……
  就这样伴随着秘密探索的进行,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他的桌上有一张玩了一半的英语圈词游戏。我画了几下才发现一些字母格子里隐约被用圆珠笔头粗细的东西戳了个凹陷——左上角戳了点的字母串起来是“你这无聊的小偷”,右上角是“说你呢,小混蛋”,左下角是“你怎么还在找”,右下角是“好了好了离我的零食远点”。
  ……好样的,这两个路鸣泽都是实打实的闲人。于是我只好终止了日后继续一有机会就在他书房偷吃的念头,并气呼呼的把手头的薯片软糖饼干果冻吃完。
  奇了怪了,我吃的是放得比较靠里面的呀?
  于是对书房的探索就搁置啦……稍微有点失望。
  有一些抽屉和柜子我从来没见它被打开过,大概有的藏着小精灵吧。我才发觉这个地方处处充满私人空间的气息,当他想安静独处的时候,或者和路明非吵架了分开睡的时候,亦或直接看书看累了抱着猫咪窝沙发睡午觉的时候。
  另外,路鸣泽在离开一个月回来后,打扫了一遍自己的书房,也顺便帮我找到了我的玻璃珠。他还嘲笑说我那时八成没认真找,但事实上我是眼睁睁看着它滚进最里面的夹缝。后来,书房、猫咪、主卧和大哥哥的怀抱里又带上了他的气息,对我而言充实回来了的家人的感觉。
  今天哥哥想爸爸妈妈了,于是我们陪他回去他爸爸妈妈家。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如愿。因此这些天可能没办法跟大家扒这对了,白白!
  
  待更新。



————
  等等等等等!我猛然回过神!!!!!好像真的被大哥哥知道了,今天他们不止没又在客厅腻歪,还让路鸣泽来做性启蒙!我有点慌!我是继续写下去还是马上停笔注销?急!!!!——

4
评论
热度(4)

© AMochar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