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charley

螺旋的泡芙。
头像是铼铼画的!(๑•̀ㅂ•́)و✧

一点点想看到的片段2

没力产粮,懒得开戏,只好继续自娱自乐。
顺手也翻点自己的旧梗。
1.
游戏死忠粉x2,大学室友设定。
不是亲兄弟。很早以前在中国认识了,因为都是游戏宅所以关系颇好。路鸣泽叫路明非哥哥的原因是以前路明非当年随口说过一句“想知道这里怎么过阿?叫声哥哥我就教你。”
成年泽或者跳级(。)

2.B站阿婆主x2,论坛体。
#游戏区的up主Ricardo Lu和音乐区的up主零号那些不得不扒的地方#
为何红点打遍星际的大神Ricardo的微博和B站评论首杀无一例外总是被音乐区的零号包揽?
为何Ricardo对零号的称呼是“小魔鬼”而零号喊Ricardo为“哥哥”?
为何曾经和Ricardo关系颇好的同学,人称“真空女王”的舞见蕾娜塔竟和零号似乎很早就认识了,甚至两人都和她共舞过?
为何八卦论坛版主炎之龙斩者写《东瀛斩龙传》之前,零号老早就调侃过Ricardo的“小樱花”这个名,这个梗究竟从何而来?
关于一些小私设:
路明非主要是在游戏区放星际实况,也打过Iwanna之类的游戏,因为让人膝盖秒掉的走位手速和精准度而吸引了一大把粉丝。几乎整个B站都知道他暗恋着他的师姐兼舞蹈区的红发魔女诺诺。
路鸣泽的视频多是唱诵诗歌和俄语歌,粉丝圈比较小众但是凭借少年音吸引了好一批人。只要看了他的游戏实况就知道这伙计是个可怕到飞的土豪。微博上是个爱好炖心灵鸡汤的知心网红(不)。

3.
军官与战地记者设定(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梗)。
龙四路明非。残忍决绝的外壳下还是那个衰仔,但是根本没有犹豫的时间留给他。和路鸣泽的关系不冷不热,一直以来很疑惑弟弟他是怎么避过巡逻兵随随便便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路鸣泽成年ver,随军摄影记者。尊敬死者却对死亡的感觉很冷淡。就算成年了,但在路明非面前依然是带有孩子气。所在的记者小组里除了他似乎还有两三个女孩子。
而且是个自带白玫瑰特效的男人(。)

4.
神的祭司与只有他能看得到的恶魔。
水、沙粒、神庙和宗教。
路明非并不是一个好祭司,比如他一直以来心底都在怀疑神明的存在。他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阴差阳错地被选为神的高级祭司候选人了。在此之前他是个父母常年研究神的历史,自己托给叔叔婶婶扶养的衰小孩,直到有一天,人们告诉他说他的血统最接近神明。
自从踏入祭司学校后就遇见了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小魔鬼路鸣泽。
“别傻了,就算你是高级祭司候选人,只要说出来也是会被绞死的啦,哥哥。世界上能相互信任相互依靠的只有我们彼此阿!”
暂时设定路鸣泽其实是一个被信奉的(伪?)神祗。

5.
普通留美大学生和梦里的守墓人。
那个自称路鸣泽的家伙是路明非在一次心理治疗发生的事故后便出现在梦境里的人。
很熟悉,仿佛在以前的梦里模模糊糊地见过他一般。
路鸣泽能预知得到路明非即将遇到的一些事情并给予提示。他知道一切死去之人的生平和死因,为了尊重死者多是闭口不谈。一般没什么事情的话,每个月只有十三号路明非会进到这个梦里。
伴随路鸣泽在那里的活物是两只猫。
路鸣泽不能离开这片宽阔无比的墓园,却能改变周边环境的模样。墓园里总是阴森森或灰蒙蒙的一片,比较显眼的是时而出现的那轮仿佛近在咫尺的硕大明月,高高的天主教堂与钟楼,和路鸣泽的黄金瞳。路鸣泽总是在雕花铁门后穿着西服挑灯或直接拿着长白蜡烛迎接路明非的“来访”。
穿过荆棘、墓碑与十字架中间的石子路向教堂走去,墓上的花瓣不会枯萎和蒙尘,因为时间可以永恒地凝滞,就连彩窗和圣像都带着一份诡谲。
教堂里有很多无止境的长廊、楼梯与无数扇门,门后是充满暗示意味的路明非的潜意识世界,走廊深处是路鸣泽的房间。路明非基本需要路鸣泽带领才能走出去。梦境的出口是忏悔室。
从教堂紧锁后门出去,会看得到又一大片墓碑,上面刻的皆是路明非的名字和不同的生卒年。
路明非记得最清楚的兼数次梦到的,除此之外的遇到路鸣泽的梦境,是一个充满禅意的地方。他赤足穿过荷花绽放的浅溪对岸,脚踩上柔软的草坪,抬眼便是澄澈的蓝色天穹与绵延至远方的云彩,路鸣泽就平躺在不远处一个小坡上等待着他。路明非走近的时候,那个平时总是严谨地穿着西装,此时此刻却是直接穿着白衬衫,领带随意解开了的男孩笑着看向他。
“哥哥,你来啦。”

评论
热度(19)

© AMocharl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