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charley

螺旋的泡芙。
头像是铼铼画的!(๑•̀ㅂ•́)و✧

【开宝】白巧克力与甘草糖(伽小/拟人/正常人化/中短篇)

:/我还是没撸出邪反.不开心.
未FIN,大量二设有.
总而言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
壹.
秋冬模糊不清的交界被例行的倾盆大雨分割开来,乌云遮掩了本就少见的阳光后雨水带来一份自然的凉意。
小心刚刚下课才发觉世界已经被水润湿大半边,撑好伞走回家的途中小心还是时不时回头看看,生怕毫无节奏就一股脑砸到伞面后又沿伞骨支起的斜面滑下的水滴会打湿他的画板——就像十几分钟以前,自己的右边裤腿被身旁马路飞速碾过的一辆汽车溅起水花从而弄得这般狼狈。
不行,雨实在太大了。小心不得不朝旁边一排商店的遮雨棚那边靠近过去,松开些伞挪后一点抬起单边肩膀同脸侧压紧伞柄,拢拢两边袖口直到盖过大拇指指根,双手合起冲掌心哈口气,然后抬起脑袋左顾右盼寻找像是书店一样能给自己打发过时间的落脚地。从一排的服装玉石之间好不容易觅到了算是稍微不同的铺面——虽然最初早就注意到却本没那个进去的打算。尽管有点不乐意,不过只有这儿能给自己稍微合情合理地消磨点时间吧?…真是一个不得已的糟糕选择。皱了皱眉头握回伞柄,小心留意到倒计时快归回醒目的赤红色时赶紧匆匆小跑过到马路对面,雨点在他衣服上晕开。
脚步渐缓直到伫立在这家咖啡店前,收好雨伞抖落水珠,深吸口气后推开玻璃门,门上的铃铛也摇曳作响,在这一瞬间突然萌生出进入了波德大街跨越到中世纪或是从香/港/特/别/行/政/区一瞬间就抵达巴/黎左岸街道的错觉。
与这个都市繁华的商业街看过去所不同,曲了方向的美感和情调。门顶铃铛摇曳,低音号轻敲耳膜的几个空当浅淡的香草醛味灌入鼻腔在肺叶打了个转。短暂的眩晕和迷惑让人摸不清是香料还是药品的味道,很快就被咖啡香给淹没,让他忍不住再次皱了下鼻子。
绕过装饰用的茶色玻璃,轻快的纯小提琴乐曲由远及近回响萦绕在吊灯之间。店面不太大,客人却不见得少到哪里去。深色大理石地面颇是光洁显然是被按时打扫过;八到十张桌子以及两排单人座安放有秩借以矮玻璃块隔开;墙面倒是贴了咖啡色暗纹墙纸,不过经适当缀以冷绿便更雅致得不少。收银台旁边有一个小书架,下层整齐放好报纸与宣传册,上层好几个架子都摆有不少书籍。门旁边有一块似乎是新刷白不久过的留言墙,一块块摆放不齐的砖勒出的凹凸方格里只有寥寥几块被写上名字和留言。
小心放慢脚步,忍不住回头再多看两眼。
与此同时整个上半身前倾,正趴在柜台上看《冰与火之歌》的伽罗突然留意到这个略是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曾在哪见过的面孔,坐直腰板收起书本,理理工作服的皱褶语气轻快地伸手挥挥冲人打了招呼。
“漂亮吗?欢迎光临,小家伙。”
在四处看的时候突然听到颇是平和的询问在转头看过去的同时迅速礼貌地点了点头作回应,这时候小心才注意到柜台后的那个男人。束起的冰蓝长发和荧蓝眸子有些与店内基本为棕橙黄的暖色调格格不入。
又像点缀店面的绿色那样和谐相辅。
过去的小心应该会在傻傻思考,到底该怎么描述清楚这个色彩?他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蓝这个词的梦幻和性感,念过blue的时候气息缓慢擦过上腭倾吐而出。笼统概述应该是可以任意搭配的清高的美丽色泽,细则大概分为北极的浮冰,凌晨的天空,初生的蝴蝶,雨林里的箭毒蛙,釉勒的青花瓷器以及不知名的他。
时间的感觉像是一滴粘稠的糖浆折射模糊的光泽暧昧得不真切,温热的麦芽糖一般拉着长长的尾巴,在注视它变化的途中并不知道真正流逝而过的时间,直到最后啪嗒一声静止了作用力,它摁下了世界机器的开关按钮,一切又开始慢慢运作起来,时间归回正确的分秒。
糖浆在发凉,小心的脸在发烫。他不懂说什么好,只是张了张口没作声。
这不太礼貌。但也只能僵硬地打声招呼,坐到台边的高脚椅上,雨伞扣起倚好,卸下画夹靠在柜台边。
钴化学蓝的秘密*,钴化学蓝的秘密,早在很久以前早已不在意这件事。他默念,试图不让自己脸上的表情太过奇怪,不过双手已经紧紧扣在一起。
“避雨?要吃吗。”一看就知道小心并不像是乐意开口的主儿,伽罗低头从抽屉翻找后拿出一包刚开过封的Twizzlers*就笑盈盈地递过去。
礼貌地摇了摇头。总而言之在别人面前吐出来了不是好事。薄唇开合间给人以莫名的疏远感。“蓝山。”
伽罗意外地眨眨眼看着这个客人,视线相对几秒才失笑着错开去。
“请稍等。”
稍微挽起袖子露出一节小臂,手腕凸起的骨头与修长纤细的手指相搭美得几乎让人挪不开视线。小心木讷地看了一会儿伽罗那双手灵巧地来回晃动,久久才生硬地将目光移过一旁,开始打量起柜台这里的布置。
镂空吊灯泄下浅淡的鹅黄色给物件描出模糊的边,避开石头冰冷的温度转用木制的柔和切割成平整的桌面铺上透明塑料垫,纹路迂回旋转年份与它的寿命记录的短暂文化史最终归没入到咖啡机底。阖上身前手写的线装清单本搭在咖啡机旁的几本顾客留言交流的书上,为显得温馨而作为装饰品的迷你画架上的小黑板写上今日特定时间段半价的咖啡,夹住一张印有店铺logo和手绘笑脸咖啡杯的纸片的芒果慕斯状夹子,连接它和花盆式同色底座的弹簧在摇摆打节拍,一包被密封进保鲜袋的桉树叶以及几片洁白的桉树花瓣倚靠在旁。
渐渐香酵的气味惹得被雨水和冷风洗刷得冰凉的四肢回点暖意,待到瞳孔恢复聚焦才留心到咖啡杯已放在自己面前,液面早就没在打转。轻声道了谢,往咖啡里倒了点牛奶后用勺子轻轻搅拌。
“喝水放柠檬片吗?”单手手肘抵台面撑着下巴,另一只小臂靠桌的伽罗突然开口问道。
“巧克力,不吃白的?”小心的端起咖啡碟手顿了顿,突然也下意识这么问回去。
“……而且宁肯去喝茶。”伽罗的手指抚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又接回来。
“…中意可可。”小心赶紧把咖啡放下,狠狠地搓了搓有些发颤的手掌,下意识垂下视线抿紧双唇。
“天…呐!这些话感觉就是条件反射!我发现我们还真是默契得可怕,难道梦里见过?阿,我叫伽罗,做个朋友吧!?”
“……不。”
伽罗看着这个年轻的黑发客人极力地压低声音颇显愤怒地吐出这个让自己短短几秒回不过神的音节,然后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嘴里语速极快地咕哝什么,与此同时就直接拿了雨伞转身离去。

*1.达利的:“作为画家需要知晓的五十个秘密”之一。
*2.一种甘草糖品牌。
Tbc.

评论(2)
热度(35)

© AMocharley | Powered by LOFTER